到处爬墙的幻

一个很懒的坑货,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 到处爬墙的幻
Powered by LOFTER

[爱客AU]别相信任何人3

接下来的两章大概都会以敏民日记的形式呈现出来,可能有些无趣 但是希望可爱的小伙伴们能够认真看完 毕竟它关系到整个剧情的发展 当然我会认真努力地更的 不过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所以先写这么多好了 爱你们  么么哒,感恩所有喜欢这个文的小伙伴,这里有个小透明求勾搭哦~~~~~

                               第三章

8月20日    星期二

  我叫做罗宏明,36岁。很显然我失忆了,我不记得自己人生过去将近二十年的记忆,我现在穿着一身我自己都不记得的衣服,在一套我完全没有记忆的房子里写着这本日记。这个屋子还住着另一个人,浩。显然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但是他告诉我,他是我的爱人,是我的伴侣,是陪伴我走过过去记忆空白的男人。显然我无从考证,因为我对此一无所知。

  他现在出去上班了,我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写日记。我不知道我应该写点什么,毕竟第二天醒来我就会把这一切都忘记。浩和今天给我这个日记本的医生都说,我得了失忆症,第二天醒过来就不会记得今天的事情了。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写下点什么,否则我很快就会忘记的。

  今天和我碰面的医生叫做子墨,他告诉我他不是第一天和我见面了,他甚至给我看了我们过去一段时间治疗的照片和影像。这个看起来特别想不靠谱地MV导演的心理医生似乎真的参与了我的治疗有一段时间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他,总之,他给了我这本日记本,并且告诉我,日记本的首页有他的联系方式,我随时可以联络他。

  子墨医生还告诉我,我的失忆并不是永久性的,只要通过正当地治疗就有可能恢复。这样我很激动,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许这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可是这对我来说是我现在人生的一半,我失去了我一半的人生,不管他是否甜蜜,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过去,我的人生,我的一切。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让浩知道这个日记的存在,但是直觉告诉我,也许我们的关系并没有他告诉我的这么简单,我突然开始害怕,开始恐惧。事实上,我对这个和我同居的男人一无所知。关于我们的一切都是他单方面告知的结果。这到底是不是事实的真相,我该怎么做?我对此一无所知。

  到底是一场什么样子的事故将我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听到了钥匙插入钥匙孔转动的声音,天哪,他回来了。我将日记本藏进了衣柜的鞋盒里,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子墨医生,他告诉我,明天,他会打电话提醒我日记本的地点。 

 

 

8月21日    周三

 我正坐在床上,显然这张双人床陌生得可怕,我完全不记得这个屋子的一切。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卫生间的照片,那显然不是我记忆里的样子,他比我认知里的自己老了一倍。我以为我应该在这个屋子里看到的是正在吃早餐的父母,却没想到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而这个陌生地男人自称是我的爱人,我对此一无所知。

 他确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能赚了,但是我是什么时候改变的性取向??对此我不得而知,在我还在对这个屋子的一切感到莫名地恐惧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简单却美味,真的是个该死的好男人,我告诉我自己,我大概是真的赚了。吃早饭的时候他向我简单解释了我失忆的原因,之后没多久他便离开了。

 之后我便接到了子墨医生的电话,他指引我找到了这本日记,我有些激动地翻开了日记本,上面写着“我叫做罗宏明,36岁......”

 子墨在确认我找到了这本日记本之后便告诉我,他明天会再打电话过来提醒我这件事的。我很高兴,仿佛我的失忆症有救了,我不再迷茫。我决定要写些什么。

 浩告诉我,他现在在一家公司担任高管,他出门的时候打扮的非常社会精英,显然即使在帝都他也是一个事业有成不愁吃穿的成功人士。不然他哪里来那么多闲钱养活我?

 我闭上眼睛试图去回忆一些东西,然而我失败了,我只觉得自己刚刚结束了高考,满心期待自己的大学生活,然后我就变成了一个三十好几的大叔,坐在帝都某个高级公寓的双人床上,写着一个我并不知道会不会、有用的日记。

 

 

8月22日    周四

 浩在出门前给了我一个临别吻,然后揉了一把我的头就走了,显然他对此似乎非常熟练。他告诉我他今天并不忙,很快就会回来陪我。显然他也发现我一个人对面这样的环境非常陌生而恐惧。虽然他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陌生人,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上却流露出一种让我想要亲近地感觉。

 子墨医生又一次打电话来提醒了我日记本这件事,我找到了把这本日记翻开了前面的记录,显然才两天的记忆并没有对我产生太大的帮助,我依旧对周围的一切一无所知。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怎么样了,毕竟他们的独生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不可能袖手旁观,然后想到这样,一个巨大地恐怖地猜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的父母是否还健在?为什么房间里没有他们的痕迹?甚至没有一张可以让我回忆的照片?整个房间除了我和浩,没有一点点别人存在过的痕迹,没有朋友的合影,没有家庭的合影,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开始害怕,开始寻找,我翻遍了整个屋子的抽屉,所有的相册,什么都没有。我感觉自己全身冰冷,即使在这八月的天气里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浩真的很快就回来了,他看起来今天心情不错,甚至带了一堆新鲜的食材回来,说是要给我做大餐吃。

 我试探着问起他关于照片的问题,他原本愉悦的脸上似乎有一闪而过的僵硬,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快到我以为是我的错觉。他告诉我,可能是之前搬家的时候收起来了,他会在周末的时候帮我找找的。 

 

8月23日  周五

 今天,子墨医生约我见面了。我把日记交给了他,“你觉得这对我恢复记忆有帮助么?”我有些期待地问眼前这个大波浪,显然我和他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依旧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印象,即使他看起来是个那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人。

 他问我时候对日记中的事情有印象,很显然没有,我在每天起来打开这本日记之后对上面的内容一无所知,就好像在偷窥别人的日记一样。要不是上面的笔迹,我真的会以为这本日记是别人的。

 回到家没多久,浩就回来了,显然因为明天是双休日,他似乎并不急着去书房工作。他坐在了沙发上,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他开始给我讲我们的大学生活,他告诉我一些室友的名字,比如说宋明,比如说王琮...然而我并不记得这些人,一点都不记得。他告诉我,我们的学校在南京,一个历史悠久的南方城市。他讲起了食堂的卤肉饭,讲起了我半夜看球赛的日子,讲起了我们如何在一起......他不知疲惫地跟我将着这些我完全没有印象的事情。

 “对不起”我告诉他,“对不起,我把你给忘了。”

 他搂着我,笑着对我说“没关系的,我可以等,一直一直等。”

 我觉得,我一定欠了他很多,我想记下来,至少他爱我这一件,我想要记得。希望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会记得。

 

8月24日  周六

 今天浩不用上班,他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很显然,我们错过了早饭和午饭。昨天晚上他打游戏到深夜,然而我,就这样看着他一直到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到床上。当然,我并不记得这件事情,这是他醒来之后告诉我的。

 我们一起起床,饥肠辘辘地出来寻找食物,他让我坐在客厅里等他,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我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仿佛就这样一直下去也挺好的。

 吃过饭,浩给了我一张大学室友的合照,他告诉我,那是当初他们几个要好的哥们。上面有我,有浩和两个我完全没有印象的男孩,浩告诉我,一个叫宋明,一个叫王琮。他们现在也在北京,只是大家工作都挺忙的,有时间可以叫出来聚聚。我突然有一些高兴,仿佛终于要和自己一无所知的过去有所交集了。

 现在我正躲在卫生间里面写着这本日记,我不知道这本日记能不能带给我想要的,但是我不想放弃一切我可以想起来的机会。

 

 

8月25日  周日

  我看着浩在洗手间认真地刮胡子,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应该留着胡子。他留着胡子的样子一定很好看,在我的记忆里,仿佛有那么模糊的一个人影,他留着胡子,笑得放肆又好看。但是我却看不清他的脸,说不定就是他呢,我告诉自己。他又在家陪我坐了一天,我看我的电视,他打他的游戏。毕竟我对他打的游戏完全没有印象,他说我在大学里的时候也喜欢打这个游戏,而且打得很好。然而这些我都不记得。

  只是,觉得他打游戏的样子很专注很好看。他大约是发现我在一直盯着他看了吧,于是他在一局结束之后转头对我笑了一下,我感觉脸上有些不自然地红晕爬了上来,咳了一声又将头对准了电视画面,不敢再看他。

 

8月26日 周一

  今天是一周新的开始,浩说他今天可能会有些忙碌,也许会晚一些回家。没关系,这样我可以好好熟悉这个屋子。

 一个自称子墨的人打电话来告诉我,他是我的医生,并且引导我找到了这本日记。我开始带着这本日记在屋子里探险。我想要找到关于我过去的一些蛛丝马迹,我把目光停留在了书房,我想在这里找到一些自己的过去。这里是北京,我在北京干过什么,做过什么工作?他说我们是播音主持专业的,我是来做主持人的么?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曾经上过电视?!想到这里,我突然激动了起来,仿佛下一秒我就能和过去的自己见面了!我打开了书房的电脑,却发现需要密码,然而我完全不知道如何打开这台电脑,线索在这里又中断了。我有些气馁,但是很快我想到了子墨。我按照日记上的电话拨了过去,想要询问他是否知道我曾经从事的职业。

  “主持人?”电话那头的子墨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似乎并不记得在北京有一个叫做罗宏明的主持人。不过,你也不用气馁,毕竟现在专业不对口的人太多了,也不差你有一个。但是我知道,你们曾经在大学组成过一个配音团队红极一时。这个大概也是之后你们来北京发展的契机吧?只是如今年代太久远了,长时间不出现,可能网友们也不记得你了吧。”

  为什么,我的日记中显示,浩从来没有和我讲过这件事?即使在周末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天,他都没有和我讲过这件事?

 

 

8月27日 周二

 今天浩在卫生间整理自己的胡青的时候,有几个画面突然闪过我的脑海,胡子,酒店,裸体......“浩哥你留过胡子么?”我脱口而出,他楞了一下,看着我,仿佛没有听清楚我说了什么,“你留过胡子么”我又问了一遍,我看到了他眼中的闪烁,他别过头去不再看我,“大概吧”他说,“年代太久远了,记不清了,也许有那么一段年少轻狂的时代吧。”

  我觉得他在骗我,我感觉到了,他一定记得,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呢?上班前,他给了我一个临别吻,告诉我不要乱跑就走了。

 大约中午的时候,那个叫做子墨的医生开车到了我家,他带了一个笔记本电脑过来告诉我,他找到了当时我们配音的内容。我很兴奋,我发现浩的声音也出现在这这部配音作品里面,虽然不正经,但是我听出来了,那是他的声音。那么这么重要的回忆,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呢?

 晚饭之后,我和浩提起了宋明,我特意告诉他我想起了这个人,他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他。

 “他很忙”浩说,“忙着天南海北的跑。他现在是大红人,工作总是忙不过来。”

 “我们不是大学好友么?”我问道,“偶尔周末约着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么?”

 “总会有的吧。”浩淡淡地说,“也不着急这一两天。”

 他在骗我,我告诉自己,他一定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猜不到那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我要找到宋明,他一定会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评论 ( 27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