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爬墙的幻

一个很懒的坑货,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 到处爬墙的幻
Powered by LOFTER

[爱客AU]别相信任何人4

    最近看到昊欢圈了好多粉入坑 LOFTER的昊欢文简直井喷状态(笑哭)好多大大们更文的速度简直 自愧不如 小透明表示 不要大意地勾搭我 带我一起玩好不好?????偷偷上来更一发 依旧是敏民的日记 估计下一章还是日记 然后在下一章的时间线就要恢复正常了  希望各位能耐着性子看下去 没开过车 所以有没有车还不一定  敬请期待哟 嘿嘿嘿

 

                               第四章

8月28日  周三

  这是一张双人床,浩的体温透过这薄薄地床单传递过来,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加速,但是我没有阻止他伸过来的手,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是我没有阻止他压在我的身上去撩开我的睡衣,我感觉我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但就在他的吻落在我额头,脸颊和嘴唇上的时候,越来越多可怕地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香槟,酒店,血,火光,和一个看不清脸的正掐着自己脖子的男人......恐惧充斥着我的全身,我突然浑身僵硬,我感觉不到身边的一切,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推开了浩。他沉默地看着我,一脸若有所思。

 “你怎么了,敏民?”他低沉而好听地声音传来,却并不能解救我。我告诉他,也许今天不是时候,我想要一个人呆着。

 直到他离开卧室去了客房,我都不敢抬头看他一眼,我害怕,害怕我一抬头就会对上他的脸,我害怕他和脑海中的男人重叠,我告诉自己,这不可能,是我想多了。

 

 

8月29日 周四 

  浩在今天出门之前给了我一个盒子,他告诉我里面是一些我之前的照片,前两年搬家的时候收起来了,一直没有找出来。他说希望这些对我恢复记忆会有所帮助。我迫不及待地拿过了盒子打开了它,大多数都是一些老照片,比如我和父母的合影,大学的毕业照,室友的合照之类的。

  里面有一张我和一个个子比我稍微矮小一些的男人的合影,合影的背面写了一行小字,敏民和敏民,摄于毕业季。

  直接告诉我,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就是宋明,我想要联系他,我想到了子墨。我打电话给了子墨医生,希望他能够帮我查一查关于宋明的消息,子墨医生答应了我。他告诉我,这两天会给我答复。

 

8月30日 周五 

  子墨医生又一次约我去了他的诊所,他告诉我他调查过我的病历,我的失忆可能与大脑缺氧有关。

  “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窒息。”子墨医生坐在我的对面,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穿白大褂的样子更加gay里gay气了。

  我想到了昨天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男人,是的,我记得,这个认知让我有一些激动,也就是说,那个男人就是造成我失忆的关键。我一定要找到他,我告诉自己。

  晚上的时候,浩告诉我,他联系到了宋明,他说这个周末我们可以去和他见一面,我很高兴,虽然我不记得有关宋明的任何事情,但是,能够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是让我有些许的兴奋。

8月31日 周六

  今天睁开眼的时候,浩已经醒了,他看我的眼神异常地温柔,仿佛会溺死在这一汪墨色之中,他给了我一个早安吻便起身去了厨房,我当然不记得他是谁,但是这个男人给了我异常地安心感。吃完早饭,他告诉我,等中午的时候他会带我去见见宋明。我茫然了许久,终于在我仅有的记忆里搜索到了这个名字,是了,宋明,那个我们一起住了四年的大学室友,201的宋明。

  浩开车带我去了一个僻静的小餐馆,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已经坐在那边了,说实话我并不记得宋明的长相了,但是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就是宋明。我看见浩与他拥抱打招呼,两个人笑得很开心,当宋明试图上前一步拥抱我的时候我的身体有些僵硬,我不知所措地看着身边的浩,他不着痕迹地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后,对宋明笑了笑,说,“快坐吧,我都饿坏了。”

  我看到宋明眼中的失落,我感觉有那么一丝负罪感,然后我实在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只能略带抱歉地对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宋明对我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在意。

  整个饭局欢乐而和谐,宋明说他昨天刚下的飞机就被浩哥多民连环call要求今天出来吃饭。浩笑着说“宝木老师你现在是大名人了,我不积极一点,怎么约得到你啊。”

  “什么话?浩哥你约我,那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啊,我敢说不嘛?”

   我安静地听他们互相调侃那些年做过的蠢事,回忆那些年一起打过的群架,一起逃过的课,一起配过的音,一起蹭过的网......

  “那会儿浩哥还带着咱们一起看恐怖片,罗宏明你记得么?一群大老爷们在寝室里鬼吼鬼叫......”宋明说的激动了似乎忘记了我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他转身看到我疏远的笑容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感觉自己在这个老友的聚会上那么格格不入,仿佛是一个冒失的闯入者,不小心搅了他们的饭局。

  结束的时候,宋明说,“我真的没想到你们能在一起那么久,当初我以为你们是年轻气盛不懂事,玩玩而已,现在我才觉得,浩哥恐怕是这世上最长情的人了吧。”

  浩突然笑嘻嘻地把我搂进怀里说,“那是,我们两个这辈子都要在一起纠缠不清的。”我突然觉得,也许就这样一辈子也挺好。

 

9月1日 周日

  又是一个周末,浩和我在家里宅了一天,他干他的,我看着我的电视,偶尔翻一翻手边的漫画,我想,大概给我一本漫画就够了,反正每天醒来我都不会记得我前一天看了什么。

  我翻阅了之前的日记内容,我发现自己异常地平静,日记上的事情我大多数都不记得,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觉得我的记忆似乎有所好转,我感觉到了希望,我感觉再过不久我就能够获得新生,就能够脱离我现在无所事事的状态了。

  经过昨天的老友重聚,浩的心情似乎很愉悦,我听到他在厨房哼唱着西游记的主题曲,很有趣,我竟然不由自主地一起唱了起来。他端着盘子走出了厨房,用他略带温度的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这么多年了还是记不住歌词,怎么老是唱错。”

  我感觉我的脸有些烫,赶忙扭了过去说“我失忆了嘛!”

  “好好好,你都对,我的小祖宗。”我听着他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舒了口气。

 

9月2日 周一

  大波浪心理医生又一次出现在了我家,他给了我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告诉我,这是我的另一个大学室友,叫王琮。他说他就在北京,正在做游戏节目主持和配音演员。

  我捏着那张纸条有些奇怪地感觉涌上心头,说不上来,但是我感觉自己这些日子的安逸生活可能要远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打这个电话,我害怕,可笑的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也许是害怕面对当初过于惨烈的事故真相,也许是害怕面对我和浩哥的关系,也许是害怕这一些都是假象。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在不明事情真相的时候一心想要去寻找真相,但是越是靠近真相的时候却越是害怕。我将写着王琮电话的纸夹在了日记本里,我告诉自己,如果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能够想起这件事,我就打电话给王琮。

 

9月3日 周二

  大波浪在第一时间打电话提醒我去看那本日记,在我打开日记的一瞬间,有一张写着一连串数字的纸从日记本里掉了出来。看起来是个电话号码,旁边还有一个名字,王琮。

  我并不记得我人生前18年中有出现过这样的名字,于是我决定拨打这个电话,这个人也许能够告诉我有关我失去的人生。

  等待的时间显得特别漫长,我一边翻阅着自己之前写的日记,一边等待着电话接通,

“喂,你好,哪位?”

“喂,你好”我突然有些紧张,连我自己都听出了声音中的颤抖,“我是罗宏明,请问...你是王琮吗?”

电话的那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敏......敏民啊”对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啊,浩哥在么?”

“他不在,”我快速地回答“王琮,我们方便见见么?”

“啊?啊......那什么,我在工作啊,你等等啊,等会儿我给你回电话呗。”王琮没有等我继续说话便挂断了,我感觉有些失落,仿佛又一次陷入了死局。

 直到浩回来我都没有等到王琮的回电,但是浩的脸色很不好看。我有些不敢靠近他,他一脸严肃地坐在我的身边,气场和早上完全不一样,“你哪来的王琮电话?”他的这句话让我如坠冰窟,我不知所措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我问你,你哪来的王琮电话?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浩突然抓住我的双臂,满眼担忧地看着我,“敏民,你跟我说实话,你想到了什么?”我突然觉得,刚刚大概是我做贼心虚吧,他分明是在关心我啊。

 浩的脸靠近我的时候,有什么记忆在我脑中闪现了过去,我看不清,我眯起双眼试图看清楚,然而浩的脸却越发模糊了,我甩了甩头试图看清他的脸,浩越发紧张起来,他扶我回了卧室,我们就这样相拥而眠。

 

9月4号 周三

  翻阅了之前的日记之后我发现,浩哥一定有事情瞒着我,宋明和王琮都没有和我说实话,我至今没有收到王琮的回电,当然了,我知道我不可能收到他的回电了。毕竟他已经先发制人去浩哥那边告了我一状。他们三个人,联合起来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感觉到了恐慌,我身边没有可以相信的人?!我该如何是好?

  恐惧爬满了我的全身,我的脑海里依稀有一些片段浮现起来,一件宾馆,一个房间,一张大床,一个男人,在我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张脸,是浩!

 

9月5日 周四

  昨天想起的回忆让我感到恐惧,我意识到我身边可能有一个危险系数极高的男人,我打通了子墨医生的电话,要求和他见面,他接我去了他的诊所,我告诉他我想起了那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看不清脸的男人,他掐着我的脖子,他说了什么我听不清。

  我感觉很不好,子墨医生仿佛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他上前试图安抚我。

  我的脑袋里出现了一片模糊的景象,我感觉自己在一家酒店里,酒店的工作人员领我走进了一间房间,我听到她模糊地声音,“这是刘先生定的房间......”后面的话我感觉不到,什么刘先生,哪个刘先生,我感觉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对面的子墨医生似乎起身来试图将我从困境里拉回来,他俯身靠近我的时候我看清了他的工作证上的名字

                   刘循子墨!!!!!!!

  他姓刘!!!!我惊恐地看着他,脑海里看不清的男人的脸越发清晰了起来,我看到那是子墨医生的脸,他想要掐死我,那张娘娘腔的脸变得异常狰狞!!!!我站起身来试图让他不要靠近我,我转身想要离开他的诊所,却被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压制住了,他拿着一支针筒满脸冷漠地走向了我,我挣扎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针头扎入我的身体,将里面的液体慢慢推入我进来,我感觉我的意识在渐渐离我远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子墨医生打电话过来告诉了我在诊所发生的事情,“我是不知道你突然在我诊所抽什么风,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脑中的一些回忆和你的主观意识混淆在了一起,你的想象填补了你的记忆孔=空缺,你把我当成了你记忆里的凶手,我们称之为虚谈症。”大波浪顿了一下,“兄弟,你病的不清啊。”

靠,我听到自己骂了一句脏话,我为什么会找这种不靠谱的医生,这才是我觉得我病的最严重的地方。

  “我给你打了轻微镇定剂让你能够冷静下来,介于你刚刚的状态,我想你也不适合继续谈下去了,所以我自作主张将你送回家了,不用太感谢我。”

  挂了电话之后我觉得自己清醒了很多,我开始在脑海里思考身边自己身边有没有别的刘姓男子,我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开始在房间四处转悠。书房的书桌上有一台电脑,一直处于休眠状态没有关机,上次打开的时候我记得需要密码。我随意按了个键,电脑屏幕变亮了,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感觉不到周边的一切,我仿佛听到了我手中玻璃杯砸在地板上的声音,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告诉自己我要离开这里,离他越远越好,是了我居然从来都没有问过他的全名,罗宏明,你特么是傻X么?我疯了一样地逃出了书房,我将自己锁进了卧室,只留下那书房亮着的电脑屏幕,上面写着用户名,刘浩。

评论 ( 16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