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爬墙的幻

一个很懒的坑货,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 到处爬墙的幻
Powered by LOFTER

[爱客AU]别相信任何人5

    我发现我果然是一个喜欢在深夜更文的人,今天突然文思如泉涌,上来更文了,小伙伴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昨天被一个非常可爱的妹子追来QQ表白了,虽然我还是想不通是怎么知道的我的QQ号,但是妹子说的话让我很感动,我一个小透明产出只为了自己爽的人,没想到居然也会有人过来给我表白,突然让我有了更文的动力,我还是那句老话,请不要大意地来勾搭我好么?!这里有一个小透明求眼熟啊!!!

 

 

 

  

                第五章

9月5日 周四

  我躲在卧室里,把房间反锁了起来,重新翻开日记本,在第一页写上了大大粗体字,不要相信浩!!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我感觉自己拿笔的手都在颤抖。我发现我没有人可以求助,原来这就是他的初衷,他将我锁在了他的身边,我无处可去,一无所有,只有他。

  我不知道自己躲在卧室的角落里蹲了多久,直到我听见有人进门,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正一步步地走向这里,我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让自己蜷缩地更紧一些,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安心下来了。我告诉自己要冷静,他并不知道我发现了这件事,只要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再想办法逃走,逃得远远地,他就不会再抓到我了。

 我听到了他试图开门的声音,门锁的咔咔声吓了我抖了一下,我抬头看着房门的方向,我听到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就这样和我四目对视了良久,刘浩,对,他叫刘浩,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他慢慢向我走过来,缓缓地蹲下身与我平时,而我却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他似乎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意图,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想他看出了我眼中的惊慌。抓着我胳膊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我疼得皱起了眉头,然而我痛苦的表情却没有让他放开手。我听到他说,

  “到现在你还想着离开我是不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死心,你还是想要走,是不是?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发现,你离不开我的。敏民,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留下来,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感觉到他把我拥入怀中,然而我却感受不到这个怀抱的温度,有的只是心中的一片寒冬。

 

9月6日 周五

  我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睁开眼睛时我发现已经将近11点了,我睡在一张陌生的双人床上,周围是一片陌生地摆设,甚至连镜子里的自己都是那么的陌生。电话是一个自称子墨的心理医生打过来的,他说他在过去的几个礼拜里都会打电话提醒我去写这本日记。于是我闲来无事决定翻阅这本日记看看。

  当我越往后看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自己身处在一个多么危险的境地,我意识到房间合影里面我今天没有打过照面的那个男人有多危险。然而我却想不起来,再经历了昨天这样的事情之后我是如何入睡的?我依旧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么?这不可能!我告诉自己,我的心得有多大啊?我特么又不是傻X。

  我带着这本日记开始在房间探险,这很有意思,感觉自己好像是不小心闯入了别人的房间,居然有一种做坏事的刺激感。书房的书桌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去,现在的电脑看起来好先进啊,我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世纪。

 电脑处于休眠状态,没有关机,我随意按了个键,屏幕亮了起来。然而我并不知道密码,随便按了几个数字发现都不对。当然了,哪里有那么好猜的呢。我决定先放弃打开电脑,开始在厨房里转悠。

 冰箱上有一张便利贴,字特别好看,“冰箱里有吃的,记得热一下。我今天早上有急事,所以没有来得及和新一天的你见面,抱歉。记得吃饭。   浩”如果换做平时,我大概会感动得心里暖洋洋地吧,但是如今在我意识到这个男人可能想要加害于我的时候,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我甚至开始恐惧这些食物里面是不是被他下了药。但是很快这个念头便别我否决了,他要是真的想杀我,何必等到现在呢?是了,他要是想杀我当年就可以把我活活掐死了,为什么要和我相处这么多年?为什么要照顾我这么多年呢?

                                                                                                                                                                     9月7日 周六

  今天周六,刘浩却起得异常地早,几乎比平时工作日起得还要早,我沉默地坐在床上看着他整理,然后从衣柜里拿了一套休闲服递给了我,“穿上,我带你出去转转。”我迅速起身换了衣服跟他出门了,因为我现在别无选择。

 刘浩带我进了一个装修雅致的小餐馆,服务员带我们进了包厢,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其中有一个的光头特别耀眼,从我进来开始就一直在对我笑。我感觉他对我图谋不轨,于是可以绕开了没有坐在他身边。浩随手指了指三个人“宝木,熊王,叫兽。”我对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们三个看到我倒是有些激动,也许是熟人,然而我并不记得他们。

  那个叫熊王的先开口了,口气中略带了些不好意思说,“那个,敏民啊,是我啦,王琮。真不好意思,那天你打电话给我我吓了一跳,咱们好多年没联系了,而且......自从你出了那事儿之后吧,我们谁跟谁你也都不记得。就......你别往心里去啊。”

  那个叫宝木的男人拍了拍王琮的肩膀安慰了一下说,“刚开始那会儿咱们逮着空都回去看你来着,可是每次去医院你都不记得我们,每次都挺激动,有好几次差点和王琮打起来。我们也没办法说服你相信我们。浩哥觉得把你放在医院也不是长久之计。你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总不能老是占着医院的床位。所以就把你接回家去了。最近我们听浩哥说你好像有点反常,我们寻思着你是不是有记忆复苏的迹象。所以,就想几个人约了你出来聊聊。”

  “我们当年几个人一起北漂,谁也没想到你会出这样的意外。”那个光头说话了,我感觉灯光打在他头顶上显得他的光头更亮了,“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打死也不会推你出来当男主角的。”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身边的刘浩,他静静地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老新闻链接“屌丝男神王大锤遭遇疯狂粉丝袭击生命垂危”旁边还附上了我一张宛若智障的照片。我勒个去,这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恶趣味,王大锤是谁?

  刘浩也不看我,垂着眼睑讲着仿佛和我们无关的事“大学毕业后,我带着你跑去北京和叫兽他们搞新媒体创作,那会儿叫兽弄了个迷你剧,选了你做男主角,一夜爆红,街头巷尾没有人不知道王大锤。我们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我以为我们真的要走上人生巅峰了,过了几年,公司越来越好了,你也越来越红。那天晚上我在外地,没能赶回来跟你们一起参加庆功宴。晚上你因为第二天有工作提前回了酒店,你可能不记得了,那天是你的生日。我本来想说搭最晚的航班也要回来给你过生日来着,结果......”

  我听出他的梗咽,让我有些惶恐,我感觉他不是那种容易哭的男人,我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却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这个时候,那个光头说话了,“其实小爱,额,就是刘浩的艺名啦,他那点心思全公司谁不知道呢,其实我们也知道你那心思跟明镜似的,那天肯定是老早就和小爱约了的,所以谁也没拦着,谁也没跟着。没想到在酒店遇到了个神经病,小爱赶到酒店的时候......就......估计是你和那神经病在房间里争执的动静太大了,后来有人报了警那人就跑了。你满身是血的给送去医院,公司的小姑娘去医院看你的时候都给吓哭了。小爱请了个长假天天在医院里守着,有些事情实在是急着解决的就让助理拿去了医院处理。”

  那光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其实这事儿,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跟你讲了,你刚刚在医院醒过来那阵儿我们就一五一十地跟你说过了,只是跟你说几次都记不住,而且,被男粉丝袭击这种事可能对你心理创伤比较大,所以那阵子每次我们说起的时候你反应都......都比较激烈,后来,小爱也就不许我们再讲了。”那光头顿了顿看向宝木他们,看他们没有接话的意思便继续说了起来“ 小爱吧,是个死脑筋,他这辈子就认准了你一个人,那有什么办法呢。就算你把他给忘记了,他也天天守着你,他说你肯定有一天会想起来的。就算你一辈子都想不起来,那也没关系,他还是会守着你一辈子。”

  宝木看了眼刘浩,说“我记得刚毕业那会儿,我和王琮跟浩哥开玩笑说,你们什么时候分开啊,不得娶老婆生孩子啊。我记得那会儿浩哥说,男子汉大丈夫,说了一辈子在一起就得一辈子在一起,少一天都不行。但是还想着,真尼玛矫情。但是,从你出事到现在15年了快,这些年看浩哥这么撑着我们也难受。前两天听王琮说你给他打电话了,结果让他傻B自己给挂了。敏民你别乱想,那傻B是给激动的,他以为你记忆恢复了,想起他了,特别高兴,想给我报喜讯来着,一激动就语无伦次了。”我看着宝木身边的王琮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算是抱歉。

  我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刘浩,他也不说话,就带着笑看着我,我不记得那三个人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我只听到那光头出门前喊了一句,“爱总你买单啊!”

  “你累么?”我问他。

  “累,累死了。”他说,“你是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我应该起得点。我的天,我快要困死了。”

  我听到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骂了一句“傻B。”

  “行行行,我是傻B,就你最能,咱们回家补觉去吧。”

  

9月8日  周日

  今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被另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以不可描述地姿势抱在怀里。WTF?!在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飞快闪过了一百种不惊动对方而成功从对方怀里逃出来的方法,都被我一一否决了,我去,什么情况?罗宏明啊罗宏明,你这么饥渴么?我的天,等等,是谁主动?谁上谁下?等等,我感觉我的屁股不太对劲?我勒个去,罗宏明你让男人给上了。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突然有一阵无名火冒上来,一把推开了搂着自己的男人,气鼓鼓地坐在了床沿。

  对方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他眯着眼睛看着我“怎么了,敏民?”

  我勒个去,谁是你敏民,叫的那么亲热经过我同意了么?对方看我没有反应,似乎也清醒了一些, 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双手撑在身后坐了起了一脸戏谑地看着我,“怎么?吃干抹净了,想不认账啊,罗宏明?”

  我去,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不是一夜情吗?那我为什么不知道他叫什么,不公平!笑......笑什么笑啊,笑得好看了不起啊?

 见我气鼓鼓地不说话,他却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伸手揉了揉我的头,起身走去衣柜拿了两件睡袍,一件扔给了我,另一件穿在了自己身上便走出了卧室。

 我出门的时候听到他哼着歌儿在厨房煎蛋,食物地香气弥漫在整个空间,肚子也有些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他似乎是听到了,对我笑了笑,让我坐下。早餐是培根煎蛋三明治,我去,真洋气啊,不过肚子饿了就不在乎这些了,他似乎也不着急吃,就这样看着我把盘子里的食物消灭了干净。我嘴里包着满满地食物问他,“浩哥,你不吃么?”说出口的那瞬间连我自己都惊讶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知道他叫什么的呢?

  我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一瞬间地惊讶和更多地激动,他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你刚刚,刚刚叫我什么?”

  对呀,我为什么要叫他浩哥,港片看多了??我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啊?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静静地把嘴里的食物吞咽了下去之后,异常地紧张地说,“不是,这位大哥你听我说,咱们好聚好散,你管我一顿饱饭,改天我有钱了再请你吃怎么样?你说你这么大个房子,不要跟我这种小孩一般见识。我就是一时失足,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柜呢......”就在我叽叽歪歪一堆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对方脸上逐渐爬满了失落,他强行扯了个特难看的笑容说,“没事。你吃吧,我不饿。”

 

9月9日 周一

  子墨医生刚刚打电话给我,他说想要验收一下我这些日子的治疗成果,他想要那我的日记本去研究一下,我思考了一下,最后同意了。 他还顺便预约了明天的谈话,我为了怕自己忘记写在了那本刘浩给我的笔记本上面,子墨医生让我写上不要告诉浩哥,他说我们的治疗至今刘浩都不知道,所以暂时还是不要说的好。

  所以我要趁着他还没有带走我的日记之前在这上面写点什么。

  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写什么,该死的,我一点都想不起来,而周围也没什么好写的,我想我今天又要在这间屋子里度过无所事事的一天了。

 

 

 

 

 

 

 

—————————————————这是一条可爱的分割线————————————

作者的话:其实, 一开始我的脑洞并不是这样的,本来我一开始的脑洞是,这个罗宏明其实真名叫做白元芳(对的,我本来相要写的是狄白现代AU),而他身边的刘浩其实是......诶嘿,你以为我要说他是狄仁杰!?错!!其实是方起鹤假扮的!没错,我本来的脑洞是这样的,方起鹤为了方便控制失忆的白元芳而制造了这个虚假的故事,但是因为和白元芳相处时间太长引起了诸葛王朗的不满,所以小卧龙化名刘循子墨去帮助白元芳恢复记忆,然后成功从方起鹤手中逃脱,偶遇高智商侦探狄仁杰从起开启没羞没躁的生活的故事(喂喂喂)但是因为我自己圆不起来,所以只能忍痛放弃了这个想法,我觉得这个也是挺萌的嘛??对吧?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啊?如果有人看的话说不定这篇文完结之后我就重新写这个狄白啊(喂喂喂,并没有人想看好吗?)刚刚貌似发出去了,但是我发现网页版居然还有重新编辑的功能,刚刚忘记说了,我再加两句。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9月7日和9月8日之间的那个晚上似乎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发生了,诶嘿,这个后续会不会放出来呢,就看我的心情了,毕竟我是一个没有开过车的纯情少女啊!!!!!希望各位喜欢这个文的小伙伴不要吝啬地告诉我!我们来评论里愉快地玩耍!

评论 ( 26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