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爬墙的幻

一个很懒的坑货,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 到处爬墙的幻
Powered by LOFTER

[爱客AU]别相信任何人10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要说,我卡文了,我不知道我要继续写啥子了所以你们凑合着看吧看样子大概是要完结了吧

                                  第十章

   刘浩望着身边睡熟了的罗宏明,嘴角勾出了一丝微笑。他轻轻捋了捋罗宏明额前有些过长的刘海,心想,什么时候该带他出去理个头发了。出门?对了,今天敏民出门了,他去见了一个心理医生。刘浩想起今天本煜给自己发的短信,他觉得,是时候和那个心理医生好好谈谈了。

 

  刘浩来到了刘循子墨的办公桌前坐下,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子墨的背后有一个老式的大摆钟。刘浩觉得很奇怪,这个大摆钟和整个装潢特色完全不符合,便多看了两眼。

  “咳咳...”对面的大波浪咳嗽了两声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我说,刘先生,你一大清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让你,离罗宏明远点儿。”刘浩一字一句地说道。

  “刘先生,恐怕,这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事情吧?他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我觉得这是他应有的权利,所以我决定帮助他。”

  “知道太多,对他没有好处。”刘浩直视着对面的子墨,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

  “刘先生,方便和我谈谈,十二年前的那场事故的真相么?”子墨抬头微笑着看着对方,看对方不说话,他继续说道“真相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刻意隐藏而消失,也许他现在没有想起来,并不代表他会一辈子这个样子。就算没有我,罗宏明先生恢复也是迟早的事情,你不可能瞒着他一辈子的。”  看对方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刘循子墨换了个话题问道“刘先生,留过胡子么?”

  “什么意思?”

  “虽然我这么说可能不太好,毕竟罗宏明是我的病人,我不应该跟你透露太多,但是目前为止,在这个世上和他联系最密切的人就只有你了。他曾经跟我提到过一个有胡子的男人,那个人是你么?”

  刘浩垂下眼思考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口说道“对,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有胡子。只是后来出了一些事情,就把胡子给剃了。”

  “方便透露一下,是什么事情么?”

  “十二年前,他...被人袭击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发现的,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满脸是血地倒在那里,我特别害怕,害怕他离开我,我抱着他试图让他保持清醒,但是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昏死过去了。后来...”刘浩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控制情绪,“后来,他在医院昏迷了两个多月,醒过来的时候特别排斥我。医生说,可能是因为我是他出事时候脑子里记得的最后一张脸,所以,特别排斥我吧。我就琢磨着把胡子剃了试试......”

  子墨心想,这罗宏明的心也是真的大啊,这么好骗。

 

 

 

 

 

事件真相
十二年前
9月10日 下午1:16
  “我给你订了机场附近的酒店,等一下发地址给你。”罗宏明感觉到自己的手机振动,打开发现是刘浩的信息。
  “那么麻烦做什么?”罗宏明笑了起来,迅速回复了几个字。
  “你明天要赶早班机,不如住在机场附近还可以多睡一会儿。入住直接报我的手机号就行。”
  “好。”
  刘浩看着罗宏明发过来的消息,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微笑。一个礼拜前,罗宏明告诉刘浩,他和女朋友分手了,他发现罗宏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失落,反而有一丝丝解脱。罗宏明是个温柔的男孩子,刘浩一直都知道,那个女孩当初主动追求的罗宏明,罗宏明没有拒绝,两个人也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可是如今罗宏明事业发展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忙的,没有时间陪人家小姑娘了。女孩子嘛,总是希望有一种安全感,你都没有时间陪人家,自然也给不了人家安全感了。不过也说明人家小姑娘人不坏,看上他罗宏明也不是为了图什么名和利,大概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份简单的爱情吧。只是这个东西,罗宏明怕是给不了她。
  刘浩在知道罗宏明分手的那一刻,便下了一个决心,有些话,他没有办法放在心里一辈子,他要说出来,他想要告诉他罗宏明,老子他妈的喜欢你,打心眼儿地喜欢你。
  不管结局会怎么样,他都认了,刘浩觉得他在忍下去他会疯了的! 

  刘浩坐了当天晚上8点的飞机回到了北京,一下飞机便赶去了酒店。当他坐着电梯来到预订的酒店房间时,有一个男人神色匆匆地从他身边跑过差点撞上了低头看手机的他。刘浩看了他一眼没有多想便径直走向了房间。

  来到房间门口,刘浩发现房间的门虚掩着,没有关上,他轻轻推开了房门却看到他让酒店精心准备的红酒和酒杯碎在了地上撒了一地,罗宏明满脸是血地倒在酒店的床上!

  刘浩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罗宏明的身边,把罗宏明搂在怀里喊他的名字,他看到罗宏明似乎抬眼看了他一眼便彻底昏死了过去。刘浩这才想起来打电话叫救护车。

 

  透过玻璃望着病床上的罗宏明,刘浩突然后悔了,他后悔自己下了这个告白的决心,他想,如果自己没有给敏民定这个酒店,是不是他就不会出事了,如果自己没有对他起这种邪念,他就不会遇上这该死的神经病,他甚至觉得把罗宏明带来北京的自己就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他如果当初静静地在南方做一个电台主持也许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了。
  宋明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刘浩一个人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发呆,他上去轻轻拍了一下刘浩“浩哥,你没事吧?”
  刘浩动也不动,依旧垂着眼“我能有什么事儿,我倒是希望自己有点事儿,我希望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瞎说什么呢,你们俩谁都不能有事儿。”宋明叹了口气,坐在了刘浩旁边。半响,试探性地问到“敏民他…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刘浩的嗓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已经许久没有休息了。

  宋明听出了刘浩语气中的疲惫,“那不然,浩哥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这儿有我呢,你也别太担心了,你这个样子少说两天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刘浩点了点头,抬眼望了一下宋明,拍了拍对方的肩,起身离开了。刘浩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包了个房间,将行李放了下来,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便再一次回到了医院。宋明见劝不住他,也就只能由着他去了。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