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爬墙的幻

一个很懒的坑货,只负责挖,不负责填

© 到处爬墙的幻
Powered by LOFTER

【爱客酒会】来自星星的你(第十棒)

首先要表白一下@阿珂_是珂不是柯   太太,视频真的超棒的,我只能跪下来给你说对不起,这么棒的脑洞大约是被窝这个渣渣给废了。臣妾真的尽力了,哭着说我下次再也不参加这种同人大手聚集的活动了。

  刘浩的记忆里有一个人,下垂眼,面瘫,害羞的时候连触角都微微泛着红…不过那人不喜欢在外人面前露出来。是了,他总是这样,想要融入这个世界,想让自己变得和这个世界的人一样…

 “浩哥浩哥,你们地球人,都怎么追喜欢的人啊?”
 “送花吧。”刘浩看着银行卡上的余额,思考着用这点钱养活两个大老爷们的可能性。
 “是不是像这样?”罗宏明跟变魔术一样腾空掏出来一朵玫瑰花。
  刘浩收起来手机,摸着下巴心想,这下发达了。

  
  刘浩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包厢里,身边却只剩下一抔黄土…
记得一个小时之前,他们两个还坐在这里讨论着未来。
“你屁股够丰满啊…肉多圆润”
“你滚蛋”
“能生几个?”
“一个”
“一个?”
“计划生育!”那人没好气的说。
“你的基因这么特别,真的不考虑多生几个吗?”
……………
  他捡起了地上的戒指,揣进了胸前的口袋里,谈恋爱真他娘的麻烦,刘浩想,心都赔给你了,连个人都不给我。

 


  刘浩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那天子墨没有杀了他,这年头杀手的质量太低了,做事都不做全套!
  后来,等刘浩带着弟兄把子墨堵起来的时候,他看到子墨看见自己的眼神跟看到鬼一样,刘浩突然就明白了,对了,一定是那个家伙干的,每次他都这么做。好像没了他,自己就什么都干不好似的。笑话,我堂堂一个青龙帮的龙头老大,什么事情干不好,说砍一条腿就砍一条腿,绝不多要一根手指头。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和罗宏明见面的时候,那会儿他还是个小混混。无权无势,吃饭的时候得罪了地头蛇,被围在了桥洞下面,心想,完了,还没娶老婆呢就要死在这儿了。死在桥洞下面跟个乞丐一样,一点都不好看。
“时间静止!”
  刘浩以为自己幻听了,我去,什么玩意儿?这中二病还能不能好了?卧槽,居然真的不动了!?刘浩二话不说就跑了,跑出去大概一公里远的时候,他发现身边跟了一个头上有比克大魔王一样恶心触角的男人。
  “你好!我叫罗宏明,你也可以叫我小白!我是个外星人,我们来交个朋友吧!”
我勒个去,什么玩意儿,罗宏明和小白有什么关系!还有你头上的两个触角是什么东西?外星人这种设定居然这么大言不惭地就说出来了么?为什么还起了个中文名儿啊?
  看着那人在阳光下闪亮的有些耀眼的微笑,刘浩最终只说了一句,“好啊,那就交个朋友吧。”
直到被扒光了绑在床上,罗宏明还是有点懵,“浩哥,你们地球人都是这样交朋友的嘛。”
  “对呀。”刘浩大言不惭地回答道,说着又往里深入了一些,他满意地听到身下的小外星人因为这突如其来地一下呻吟出声,心想真特么带劲啊!

   有些事情,尝过一次甜头之后就会上瘾,就跟吸了毒品一样。刘浩觉得罗宏明就是他吸过最让人上瘾的毒药。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我是外星人!”

  “呀哈,跟我交朋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自己是外星人啊?”

 

 刘浩其实一开始没想要和罗宏明走心的,他想,男人嘛,玩起来总是比女人安全一些。直到刘浩发现,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罗宏明的消息了,他突然有点想这个小外星人了。

“浩哥浩哥,这是什么?”罗宏明指着卧室的电视机问。
“萝卜!”刘浩看都没看就回答到。
“这个呢?”
“萝卜。”
“那这个呢?”
“萝卜。”
  刘浩回头看到罗宏明用,你以为我是智障嘛的眼神看着自己,“我的意思是说,我喜欢的东西,我就会给他们起个小名,叫萝卜。”
再后来,刘浩等着有些慌了,就在他寻思着要不要张贴寻人启事的时候,罗宏明抱了个女娃娃回来了,一把扔到刘浩怀里。
“这是啥?”
“萝卜。”罗宏明理所当然的回答。
“不是,凭什么跟你姓啊?”
“我生的当然跟我姓!”
  刘浩突然觉得心有些累,外星人的生理构造果然不一样啊。刘浩低头对怀里的女娃娃做了个鬼脸,孩子立马就咯咯笑了起来。



  “子墨兄弟,这是急着去哪儿啊?赶着投胎啊?要不要…”刘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拿出了其中一根叼在嘴边。“兄弟几个送你一程啊?”



 

 

“浩哥。”
“嗯?”
“干完这票我们就收手吧。”
“好。”

  

  刘浩最终都没有杀了子墨,他把子墨送去了警察局。一点都不像个黑社会!刘浩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浩哥,你就这么放过他了啊。”底下的小弟有些愤愤不平。
“不然呢”刘浩吐了个烟圈,说到“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老婆让我收手,就收手咯。”

 

 

 

 

 

 

 

 

 

 

 

 

 


















“说好了收手了你就给我生孩子,罗宏明你他娘的又骗我。”

END???!

 

 

 










  

  

  













刘浩捂着肚子上伤口躲在桥洞下面,看着自己的血汩汩地往外流,直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是啥时候着了道。

  还是大意了,他想,早就应该想到的,那人既然能派一个刘循子墨来给他一枪,自然也能再派个别的杀手来捅他一刀。不过这次,再也没有个小外星人来给他挡刀子了。果然,想要走这条路容易,想要金盆洗手就不行了啊。只是好不甘心啊。刘浩叹了口气,不知道地球人和外星人死了之后会不会去同一个地方啊?

END?
  

 

 

 

 

 

 

 

 

 

 

 

 

 

 


















“医生啊,我发现我喜欢上一个外星人了。你说我还有救吗?”刘浩躺在病床上问查房的医生。
“这得看你到什么程度啊。”医生一边记着病历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会不会伤了脑子啊,要不要送去精神科。
“喜欢到想要把他压在床上下不来,一心给我生孩子。”
“你想的美!”病房门口站着的是那个心尖上的小外星人,手里还抱着个女娃娃,拿着个机器人咯咯得笑。
刘浩心想,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了啊,以前那个亲个额头就从触角红到脖子的小外星人去哪儿了。
“真的就一个啊?”刘浩不死心地问。
“就一个!多了没有!”
“哦”

 

这次真的是END

最后附上这次的爱客酒会剪刀手大大们的搞事视频。我感觉我已经和阿珂太太心中的想法背道而驰,越跑越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641162/

评论 ( 18 )
热度 ( 60 )
TOP